白最准一尾中特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監獄管理
監獄管理
北京西城安置幫教新模式助推刑釋人員回歸社會
“五個一”監所結對協作向獄內延伸
發布時間: 2019-04-15 09:03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西城區司法局對刑釋“三無”人員進行無縫銜接安置。 資料圖片。本版制圖/李曉軍  

法制日報記者 張昊 黃潔

白色的杏花、粉色的桃花從雜院的灰墻上伸出來,偶爾有兩位外國游客走過。胡玉(化名)從小就在北京市西城區大柵欄地區這樣一條胡同里長大。

2010年,胡玉因參與傳銷詐騙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半。2017年刑滿釋放時她已經57歲,長期生病、親情離析,處于老無所依、老無所養的狀態。

近日,在大柵欄一個特殊的四合院里,《法制日報》記者見到胡玉。這個四合院是西城區司法局大柵欄司法所所在,也是胡玉刑滿釋放后的第一站。她向記者講述了安置幫教工作讓她從悔恨、迷茫到安定、樂觀,開始新生活的過程。

司法所入監延伸幫教,了解臨

釋人員思想狀態、實際困難

2015年,胡玉的刑期還剩兩年時,西城區大柵欄街道司法所所長趙永進到她所在的監獄開展集中幫教。

“我的戶口從大柵欄遷出后,沒到其他地方落戶。沒有戶口,沒有親人,出監后我該怎么辦?”胡玉向趙永進說出自己的苦惱。

“聽說他是大柵欄司法所的,我有心把自己的一切都說出來,可是當著很多人的面說不出口。”胡玉說,她提出給趙永進寫信詳細介紹情況。

不久,大柵欄街道和司法所收到胡玉的來信。

原來,犯罪行為不但讓胡玉受到刑罰處罰,更讓她付出親情的代價。父母離世后,留下的老房子被親戚占去。胡玉服刑期間,她的第二任丈夫患癌癥離世。繼女帶著孝到監獄探視過她,而后便斷了與她的聯系。

胡玉不知道的是,這次幫教有些特殊。

從2014年開始,西城區司法局通過“完善一個機制,開展一個活動,建立一個基地,搭建一個平臺,打造一個品牌”,逐步形成具有西城特色的“五個一”監所結對協作工作新模式,即通過完善監所結對協作機制,開展主題延伸幫教活動,建立監所結對協作基地,搭建社會力量參與結對協作的平臺,打造“親情幫教”服務品牌,促進安置幫教工作向監所延伸。

西城區司法局社區矯正和幫教安置工作科科長蔡衛華告訴記者,西城區司法局組織各街道司法所、社區、政府職能部門、地區群團組織及民主黨派開展屬地結對幫教、政策宣講、文化幫教等形式多樣的獄內幫教活動,了解臨釋服刑人員的思想狀態、實際困難,宣講政策的同時,教育引導臨釋人員理性思考未來,幫他們解決生活中的問題,提高刑滿釋放人員再社會化程度。

戶籍遷出又沒在其他地方落戶,刑滿釋放后如何管理?未來的生活怎么辦?帶著這些問題,趙永進先走訪街道和附近居民了解情況,又到民政、公安等部門詢問政策,還去做過胡玉繼女的思想工作。

“胡玉這種情況不是簡單的恢復戶籍問題,涉及多個部門,現行的戶籍管理政策無法適用她的情況,我們也是第一次碰到。”趙永進說,盡管困難很多,但他沒有放棄。

胡玉刑滿釋放前一個星期,監獄民警向她轉達了好消息:通過西城區司法局和大柵欄司法所的共同努力,她的問題有眉目了。

部門間協作配合、齊抓共管,

真正形成工作合力

2017年3月胡玉刑滿釋放那天,監獄民警給她送來衣物和一些錢,還鄭重交給她一個本子,上面寫著大柵欄司法所的地址、電話、公交車路線和到達時間。

“司法所工作人員幫我規劃好了路線,算好了時間,反復叮囑我一定要去司法所。”當天下午1點左右胡玉就到了大柵欄司法所。還沒到上班時間,工作人員看到胡玉在門口站著,就讓她進所里等,還遞來一杯熱水。

“從監獄出來,我對外界的認識是一片空白。如果當時吃了閉門羹,我可能轉身就走了,未來會怎樣很難講。”胡玉回憶說。

從監獄到社會的過渡期,沒有身份證,胡玉找不到住的地方,趙永進幫她安頓住宿;沒有生活費,司法所為她辦理了臨時救助。

胡玉的情況符合無家可歸、無親可投、無生活來源的“三無人員”和因病生活難以自理的“特殊老病殘”刑釋人員的應急救助安置政策,大柵欄司法所幫她聯系入住了養老院。

蔡衛華介紹說,多年來,西城區司法局在對轄區刑滿釋放人員和解除社區矯正人員的安置幫教工作中,與公、檢、法、民政、人力社保、衛計委、房管局及區域群團組織聯合出臺了地區規范性文件,部門間協作配合、齊抓共管,真正形成工作合力。司法局與公安機關部門聯動、司法所與轄區公安戶籍派出所“兩所會商”兩個機制,對刑釋人員動態管理基礎信息進行核對和查詢,相互通報、會商工作對象接收、管理及安置情況,實現信息資源共享。

刑滿釋放40多天后,派出所通知胡玉辦理身份證。隨后她在大柵欄司法所工作人員的引導和幫助下,辦理了低保、醫保、租房補助。

“我就像新生兒一樣開始了新生活。”胡玉說,她到現在還留著那個寫有司法所地址和聯系電話的本子,司法所已經成了她的家。

為刑釋及解矯人員搭起融入

社會和家庭的橋梁,助其平穩過渡

“你的病情怎么樣了?生活開支夠不夠?和你合租的人相處得怎樣?”司法所工作人員問。

“去醫院檢查過了,醫生說腫瘤是良性的……”胡玉一一作答。二人的對話就像拉家常,透著關心與真誠。

胡玉告訴記者,只要碰到拿不準的事,她就會問一下司法所的工作人員,都能得到清晰明確的解答。

從大柵欄司法所出來,記者來到西城區司法局。工作人員遞過一個大信封,里面裝了10多封悔過書,寄信人是在北京各個監獄服刑的西城籍罪犯。

“近18年的監獄生活即將結束,我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感到無比悔恨。回家后我會盡最大努力彌補給母親造成的傷害。”一名服刑人員寫道。

2018年年初,西城區司法局在開展延伸幫教工作中,對在監服刑人員家屬探視情況進行了摸底,積極探索對長期無親屬探視的服刑人員親情關系和社會關系修復試點工作。

蔡衛華說,西城區司法局通過視頻會見(視頻幫教)系統與監獄對接,倡導開展“視頻會見,牽手親情;視頻幫教,助力回歸”宣傳教育活動,打造親情幫教品牌。試點期間,全區各街道共收到服刑人員來信156封。通過剖析犯罪給社會、家庭帶來的危害,服刑人員不定期向戶籍地司法所及親屬寄發懺悔信,自我反省悔過,變被動應對改造為主動接受改造,主動修復親情關系和社會關系。對部分長期無人探視的52名西城籍服刑人員,通過司法所、街道等多個部門的共同努力,13名服刑人員家屬同意入監探視,為4名長期不接見、不探視的服刑人員和家人搭建了親情對話平臺,將家庭親情幫教、社會多元化幫教與在監服刑人員的監獄改造相融合,促進了服刑人員接受改造的積極性和自覺性,社會反響良好。

2014年至2018年,西城區司法局共重點銜接服刑人員277人次;召開個案銜接會商會39次;落實重點無縫銜接22人;應急專項救助108人,一次性救助311人,有效解決了刑釋人員中罹患重癥、三無、特殊老病殘人員的管理、落戶、過渡性應急救助等銜接安置。在解決監所監管重點人員及無縫銜接重點人員的銜接安置問題上,形成可借鑒、可復制、可推廣的典型經驗,群眾的認知度和認可度普遍提高,發揮了引領示范作用。

“安置幫教工作就是為刑滿釋放人員和解除社區矯正人員搭建起順利融入社會和家庭的橋梁,幫助他們平穩過渡,通過我們建立的工作機制和幫教模式,為他們的回歸鋪路,牽引他們走向新的起點。”蔡衛華說。

  

責任編輯: 朱劍
白最准一尾中特 重庆时时带线彩走势图 168极速时时官方网站 最新开奖号码500万 3分钟赛车计划 福彩20选5走势图新浪 澳洲幸运5冷热号统计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湖北30走势图表 排列三开机号200期 分享时时彩杀号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