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最准一尾中特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雷鳴:調解方法比三十六計還多
發布時間: 2019-04-15 14:08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雷鳴(左六)和首席調解員李剛(左五)正在聯合調解。劉婷婷/攝

2.jpg

雷鳴在辦公室辦公。劉婷婷/攝

3.jpg

雷鳴(右一)正在向社區服刑人員強調社區矯正紀律。劉婷婷/攝 

雷鳴,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司法局水果湖司法所所長,扎根司法行政一線近20年,多次獲得湖北省社區矯正能手、武漢市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工作者、武漢市人民調解能手、武昌區司法局年度優秀公務員等榮譽

法制日報記者  劉志月

法制日報實習生 劉 歡

法制日報通訊員 孟 堅

中等身材,精干短發,圓潤的臉龐始終帶著笑意,眼前這個神情溫和的中年人有個與形象不符的名字——雷鳴。他是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司法局水果湖司法所所長。

采訪雷鳴并不容易,前后約了幾次,總因各種工作原因被順延。今年1月底,雷鳴獲評“全國模范司法所長”,武漢市僅3人獲此殊榮。

定分止爭

水果湖街位于武漢市武昌區東部,為湖北省委、省政府所在地,素有“楚天第一街”之稱。

去年10月,雷鳴從武昌區司法局楊園司法所調任水果湖司法所,這位已在司法行政戰線奮斗了近20年的“老司法”又迎來大考。

今年年初,水果湖地區一建筑工地發生意外墜亡事故。死者系建筑單位職工,事發時是回單位領尚未結清的2500元工資。事發后,死者家屬紛紛從外地趕來,以討薪遭害為由要求賠償。

令人疑惑的是,建筑單位并沒有收到這名職工的討薪請求,也不知他何時進入工地。

面對棘手情況,雷鳴雙管齊下:一方面穩定死者家屬情緒,要求他們理性維權;另一方面,多次與建筑單位溝通協調。經過一周不間斷調解,雙方最終達成調解協議。

“調解的方法比三十六計還多。”雷鳴說,人民調解員除了掌握與人民群眾生活息息相關的法律外,還要廣泛了解各地風土人情、行業規范,做起調解來才能得心應手。

在雷鳴擔任楊園司法所所長期間,有一名顧客在轄區某酒店跳窗自殺,死者家屬要求酒店賠償,酒店認為自己在法律上并沒有過錯。

眼看調解陷入僵局,雷鳴另辟蹊徑,廣泛請教酒店管理專家,最終發現,按照酒店管理行業規定,為防止顧客意外墜樓,窗戶開合度應該在30度以內,但該酒店窗戶開合度為90度,在管理上存在漏洞。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各種矛盾交織迸發對人民調解員提出了更高要求。調解需要醫學專業知識,雷鳴就通宵研究醫學專著;需要征收補償拆遷知識,他就學拆遷補償知識……

豐富的知識儲備讓雷鳴練好、練精了調解的基本功。近3年來,他組織、指導有關人員共調解各類矛盾糾紛2615件,調解成功率達100%,化解重大疑難糾紛30起。

雷鳴不僅自己學,還要求所里的調解員一起學。

“我們可不愿意在他手下干。”當著雷鳴的面,水果湖司法所派駐武昌區公安分局漢街派出所的首席調解員李剛向《法制日報》記者“抱怨”。話雖如此,但經過兩年多鍛煉,李剛已成為漢街派出所必不可少的一員,轄區內出現糾紛,民警們第一時間就會想到他。

“調解不是萬能的。”雷鳴坦言,對不合理的調解要求,堅決不能答應,要有序引導雙方走法律途徑。

在武昌區人民調解的圈子里,雷鳴是有名的“大心臟”,但他也怕一件事——節假日接到街道辦事處的電話。

2016年國慶節期間,好不容易湊出20天的假期,雷鳴帶著家人到云南自駕游,沒想到,車還沒到麗江,就接到街道辦事處的電話:轄區發生意外死亡,速回調解。他立馬調轉車頭,精心策劃的自駕游被“腰斬”。

“家人們肯定有想法,但沒有辦法。調解矛盾糾紛不僅是工作,更是任務,就算天南海北也得趕回來。”雷鳴說。

助人向善

作為湖北省委、省政府所在地,水果湖地區政要、商賈云集,社區服刑人員近三成是企業高管。

2018年年底,雷鳴接到街道電話。原來,社區服刑人員中有一名企業高管,是街道納稅大戶,元旦期間要到外地談生意,街道希望雷鳴能夠批假。由于這名社區服刑人員達不到外出的條件,雷鳴向街道說明情況后予以拒絕。

“社區矯正是一種刑罰,必須按照法律規定嚴格執行,來不得半點虛的。”雷鳴說。

作為一種刑罰,社區矯正除了具有懲罰性,還有教育性。針對社區服刑人員中經濟犯罪較多這一現實情況,雷鳴計劃邀請一些社會機構開展教育培訓,為他們講解保護民營企業、預防經濟犯罪的法律知識。

“現在社區服刑人員更多是‘怕’,我想多一些‘教’,從根本上矯治他們。”雷鳴說。

在司法行政一線工作近20年,雷鳴一直貫徹這種“教育為主”的思想。不論遇到多么“桀驁不馴”的社矯對象,他總是溫和地說法律、講道理,“那些叫得兇的,大多是色厲內荏,借此給自己壯膽”。

雷鳴擔任楊園司法所所長期間,入矯了一名性格孤僻、犯盜竊罪的青年。經過多次交心談心,青年向他袒露心扉。原來,青年的父親不善于表達感情,長期對他惡言相向,使其心生叛逆。

摸清病灶,雷鳴邀請心理專家對這名父親進行心理疏導,最終打開父子心結。青年隨后被父親安排在工地上班,順利解矯,開始新的人生。

應援盡援

3個月過去了,阿木(化名)的傷口一直收不了口。

阿木是某飯店白案師傅,在后廚工作期間,不慎燙傷了右腳。迫于無奈,他找到雷鳴,尋求法律援助。在雷鳴的幫助下,阿木最終獲得救濟。

幫農民工討薪、幫婦女兒童維權……凡符合法律援助條件的當事人,雷鳴一律應援盡援。

近3年來,雷鳴先后組織、指導有關人員辦理法律援助事務1615件,辦理法律援助案件52件。

“我們所長心可細了,特別會照顧人。”在水果湖司法所副所長劉婷婷這個“90后”心中,雷鳴是一個“暖男”。

水果湖司法所最里間是一個小廚房,各式餐具、調料一應俱全,所里工作人員每周輪流下廚做飯。

“以前我們中午一般都是在外面隨便解決,所長說那樣不劃算,也不衛生。他在家做好炸醬面的醬料,放在冰箱里,我們的面煮好之后就放一些,味道特別好。”劉婷婷笑著說。

對此,雷鳴有自己的考慮:“司法所就像一個紙簍,面對的大多是負能量事件,我想盡量營造家的氛圍,大家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問題,都可以在飯桌上談一談,緩解一下壓力。”

金杯銀杯不如百姓口碑。聽聞雷鳴調任水果湖司法所,信任他的老街坊們特地從楊園趕過來,繼續向他咨詢法律問題,邊聽還邊錄音。

“在這樣的所長手下做事,老有勁了!”李剛對雷鳴由衷地佩服。

 

責任編輯: 朱劍
白最准一尾中特 盛世票秒速时时 快3在线投注平台 轩彩娱乐测试路线 时时彩qq群 彩都会是正规的吗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北京pk10二期计划软件 体彩电子投注单停用 大富翁欢乐捕鱼 五洲彩票平台钱提现不出来